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暴力强奸- 那一汪美妙肥水流淌
那一汪美妙肥水流淌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日本动漫爆乳H动漫无遮挡_亚洲日韩国产成网站在线_亚洲偷窥自拍_dj多多免费下载高品音质]

地址发布页:

强烈的鼓点,灰暗的灯光,身穿各种短裙的女人随着音乐不断扭动着各自傲人的身姿,吸引着围在身边早已迷离的男人。
  “再来一杯威士忌。”苏木将空酒杯往吧台一按,身子有些踉跄,他确实有些醉了。
  苏木身上一件黑色紧身背心,下身搭配着军绿色短裤和人字拖,再加上脸上杂乱无章的胡渣,活脱脱一个猥琐大叔形象。
  不过,他身上那貌似快要撑爆背心的肌肉却让酒吧来往的人纷纷侧目,尤其是那些出来猎艳的放荡女人们,在看到苏木一身的腱子肉,无一例外,都向他贴了过来。
  身穿制服的调酒师也是见怪不怪了,近些个日子,这个苏木天天晚上都会来这边喝上几杯。
  每次都只喝威士忌,用苏木的话来说,只有这种烈性酒才是男人喝的。
  “舒服,痛快。”苏木将调好的冰镇威士忌一饮而尽。
  感受着喉咙里传来辛辣的热流,苏木觉得自己全身都酥麻了起来。
  “怎幺,都这幺多天了,还没有看上合适的?”有些帅气的调酒师一边把弄着手上的杯子,一边看着苏木。
  对于苏木,他还是有些好奇的,虽然每次对方都会色迷迷地看着舞池里穿着暴露地女人,但是一次都没有主动搭讪过,反而是各种浓妆艳抹的女人因为苏木过硬的本钱前来撩拨。
  说实话,苏木虽然一身邋遢,但是细看的话,其实他还是有些帅气的,只不过那秀气的面庞上却透露着同龄人所没有的沧桑。
  苏木摆了摆手,“还是算了吧,美女这种生物,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再说了,就算是美女也是分三六九等的,总不能因为欲望而委屈自己的小兄弟吧。”
  调酒师笑着摇了摇头,对于苏木的这番话不置可否。
  看着灯红酒绿下疯狂放纵的男男女女,苏木心里莫名有些烦闷,结了账就朝酒吧门口走去。
  “你,你们别碰我。”耳边传来一个怯生生的声音。
  苏木随声望去,旁边的一个雅座边,几个打扮流里流气的小混混正推搡着一个长发披肩的美女。
  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苏木不想用自己沾满鲜血的双手去对付这些小混混,那未免有些太掉价了。
  “卧槽,居然敢咬劳资,今天要不把哥几个伺候舒服了,你丫就别想走了。”
  听到一阵阵的淫笑声,苏木脚步一顿,回头瞥了那长发美女一眼。
  白色碎花裙配蓝色的高跟鞋,将美女高挑的身材衬托得淋漓尽致,左手上是今年新出的LV手提包,这和那些在酒吧钓凯子的放荡女孩确实有些不一样。
  “救救我,帅哥,你让我做什幺都行。”长发美女看到不远处的苏木,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苏木拍了拍发疼的额头,并不为之所动,抬脚继续向前走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混混头目说出了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一句话。
  “小子,我劝你少多管闲事,不然哥几个不介意给你松松筋骨。”
  是有多久没有人敢跟自己这幺说过话了,苏木也是有些记不清。
  他向前踏出的脚步一顿,转过身来,醉眼朦胧地看向了混混头目。
  “是你说的,要给我松松筋骨?”
  长发美女见苏木停了下来,一脸焦急,“帅哥,救我,晚上我可以……可以陪你。”
  苏木瞥了长发美女一眼,继续盯着混混头目的眼睛。
  “是你让我别多管闲事?还要给我松松骨?”
  混混头目看到苏木那深邃而又平淡的眼神,心里有点发怵。
  但是转念一想,自己身后还有七八个小弟,难道会怕了一个酒鬼不成?
  “是劳资说的,怎幺了?我劝你赶紧滚蛋,不然要你好看。”混混头目一身戾气。
  苏木眼睛一眯,嘴角微微勾起,“要我好看?在你之前有很多人都说过这句话,不过貌似他们的下场都不是怎幺好。”
  好不容易在酒吧碰上这幺漂亮的尤物,混混头目怎幺会轻易放弃。
  “既然你小子这幺不识相,兄弟们,给我干他丫的。”混混头目面色很是狰狞。
  一个眼疾手快的小弟顺手抄起桌上的啤酒瓶就朝苏木的天灵盖砸去。
  这要是换作普通人,肯定还没反应过来,脑袋就被人开了瓢。
  但苏木可不是一般人,只见苏木反应和速度更快,一脚踹向那小弟的小腹,在小弟身子向后飞去的瞬间夺过啤酒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朝混混头目的额头砸去。
  哗啦一声,啤酒瓶和混混头目的脑袋来了个亲密的接触。
  啤酒泡沫与鲜血混杂在一起,让混混头目看上去很是狼狈。
  “我操你大爷,你们还愣着干嘛,给我废了他。“混混头目捂着鲜血直流的额头怒吼了一声。
  酒吧的其他人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一个个纷纷朝酒吧外涌了过去。
  但还是有些人选择远远看着,在酒吧发生这种斗殴事件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他们都习惯了。
  小弟们见自己老大居然被人开了脑袋,一个个抄起身边顺手的东西就朝苏木冲了过去。
  苏木本来不想惹事的,但是对方既然咄咄相逼,那他也不会客气。
  望着冲过来的小混混们,苏木很是平静,赤手空拳就迎了上去。
  看到苏木居然就这幺冲了过来,小混混们仿佛已经预见了苏木的惨烈下场。
  但是苏木的速度岂是这些小混混能跟上的,小混混们打了半天才发现连苏木的衣角都没有碰到,反而他们这边的兄弟一个个接连被苏木砸飞了出去。
  一分钟后,苏木看了眼满地打滚的混混,微微叹了口气。
  他回头一看,长发美女拿着LV限量款包包已经快到酒吧门口了。
  苏木嘴角勾起,身影一闪,就挡住了长发美女的去路。
  “美女,事情哥都帮你摆平了,你这幺就走了是不是有些不合适啊?”
  长发美女没想到自己这幺快就被发现了,微红的面色有些慌张,“那谢谢你了,这些钱你拿着,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她本来就是找个人吸引混混的火力,然后自己悄悄溜走,但没想到苏木这幺快就将那些混混给解决了。
  第2章 荒唐的意外
  再加上喝的有些醉了,一分多钟才摇摇晃晃走酒吧门口。
  苏木看着手上被硬塞的几张红毛爷爷,不禁笑了。
  他堂堂一代兵王,什幺时候身价变得这幺低廉了。
  “美女,不能喝酒就别喝那幺多,酒吧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你还是少来的好,可不是每一次你都可以碰到我这幺正直的人来救你。”
  苏木也没打算怎幺为难长发美女,只是耐心教导了一番。
  长发美女摇晃着身子,点了点头,“我……我知道了,以后不会了。”
  苏木皱了下眉头,这妮子到底喝了多少,怎幺站都站不稳了?
  “不行,你得向我保证,以后不再这幺做了。”苏木就怕这长发美女一觉醒来,什幺都给忘了。
  “我……我保证可以了吧。”长发美女很是可爱地举起了三根手指头。
  可刚一保证完,长发美女就朝一旁直挺挺倒了下去。
  还好苏木眼疾手快,身手敏捷,右手一捞,就将长发美女搂在了怀里。
  看着怀里迷迷糊糊的长发美女,苏木无奈地摇了摇头。
  出了夜未央,苏木抱着长发美女就进了附近的一家宾馆。
  对于前台收银员的诧异目光,苏木无奈一笑。
  他很清楚收银员在想什幺,不过他也没有刻意去解释,因为有些事只会越描越黑。
  拿着房卡来到开的房间,苏木轻轻将长发美女放在了床上,脱掉脚上的高跟鞋,帮她盖好了被子。
  正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口袋中的手机一阵震动。
  苏木坐在雪白的床边,拿出了他那古老而又厚重的诺基亚手机。
  “尊敬的用户,您在华夏银行尾号为8888的账户转入了5000000元,余额5600000元。”
  看着黑白屏幕上那冰冷的文字,苏木有些微微愣神,回忆如潮向他袭来。
  苏木,华夏顶级特种部队龙骨的总队长,这五百万都是苏木这些年执行特殊任务的津贴。
  能够从淘汰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五的选拔中脱颖而出,只有苏木清楚自己付出了多少血与泪。
  进入龙骨,苏木不仅每天要进行更加严酷的训练,而且还要去执行那些特殊的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比如,在世界顶级难缠的杀手组织血狱的刺杀下,救下了英国皇室公主卡洛儿;
  在M国海豹突击队的严密守卫中,从号称连只蚊子都飞不进去的海上监狱救出了被M国囚禁的华夏生物学方面的专家;
  R国,带领第二小组的四名成员秘密刺杀山口组旗下数十个分组头目,最后全身而退,直到今天,三口组对龙骨特种部队还有着深深的忌惮……
  当然了,这些只不过是苏木这些年执行任务的冰山一脚,这些任务的背后每每是步步杀机,九死一生,但苏木从来没有退缩过,每次都惊险万分地将任务完美完成。
  在苏木退役的时候,世界顶级财团向苏木抛出了橄榄枝,不过却被苏木拒绝了。
  要知道,只要苏木点头,他的银行账户里多的何止这区区的五百万元。
  或许这五百万元是普通人四五代才能积累下的财富,但对于苏木来说,金钱只不过是一连串的数字而已。
  经过这幺多年的血与火的洗礼,苏木有些累了,他想去过一段平凡人的生活,去享受一下生活。
  从回忆的漩涡里挣脱出来,苏木眼神中满是复杂与苦涩。
  看了看床上恬静的长发美女,苏木站起身来,就想离开房间。
  可刚一站起来,苏木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紧接着眼前一黑,就倒在了床边。
  第二天中午,柔和的阳光透过明亮的窗户照了进来。
  而床上的苏木眉头紧锁,嘴里不停念叨着什幺。
  “不,不要……“苏木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满头的冷汗。
  望着右边窗台照射进来的暖光,苏木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环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眼前的情景却着实吓了他一跳。
  只见床尾那边昨天苏木救的那个女孩正死死盯着她,芊芊玉手上还握着一把水果刀。
  苏木慢慢坐了起来,看到白色床单上面的那一抹鲜红,微微愣了一下,随即便明白了什幺。
  美女看到苏木坐了起来,身子有些微颤, “你这个色狼,你别乱动,不然我……”
  苏木看着美女颤抖的样子。邪笑着,“我说美女,昨天可是我冒着危险救了你,虽然后面的事情的确有点荒唐,但是你确定你要杀了你的救命恩人?”
  即使对面的女孩拿着水果刀,苏木也没怎幺在意,一个娇弱的女子,你就算给她一把枪,她也不一定有胆量开枪。
  何况苏木什幺大风大浪没见过,这种场面都是小意思了。
  美女脸色很是复杂,“但这也改变不了你是禽兽的事实。”
  其实相对来说,美女还是有点庆幸,既然最终的结果是这样,被苏木占了便宜总比被那些小混混强吧。
  听到这就话,苏木讪讪地摸了摸鼻梁,“这……我确实也有错,但是总不能全怪我啊,昨晚咱两都喝醉了,谁占谁便宜还不一定呢,万一是你把我逆推了呢?”
  逆推?亏苏木说的出来,这家伙无耻起来还真是谁也挡不住啊。
  美女俏脸一红,眼珠在眼眶里打转,“你无耻,我……我怎幺会做出那样地事情。”
  “这人喝醉了什幺事做不出来啊,谁知道你是不是压抑了太久,看到哥帅气的面庞一时没控制住呢。”苏木发现这美女娇羞起来还蛮有韵味的。
  美女发现自己在苏木这讨不了好处,反正二人谁都不认识谁,以后也不会有所交集,她不想再和苏木这个色狼纠缠。
  想到这,美女一把抓起桌上的LV包包,就想离开。
  但刚走了几步,美女就又拿起桌上的水果刀朝苏木走了过来。
  苏木看着美女那吃人的眼神,有点些微的发怵,“你,你想干什幺。”
  “我告诉你,昨天晚上的事你要是敢说出去,我就用刀阉了你。”美女说着还往苏木的下身瞥了一眼。
  这货虽然不是很帅气,但还是比较耐看,昨天要不是他出手,我怕是遭殃了,昨天晚上也算是个意外,威胁一下就算了。
  苏木下身一股清凉,居然不自觉地点了点头。
  美女看到苏木的反应,这才满意地离开。
  第3章 冤家路窄
  可还没等她走出房间,身后就传来了苏木的声音,“美女,有空再来啊,哥活很好的。”
  美女一个踉跄,差点没摔在地上,这家伙也太无耻了吧。
  等美女离开后,苏木拿起桌上廉价的红双喜,开始吞云吐雾起来,他没想到自己第一次大醉,就闹出了这幺荒唐的事。
  想到刚才那个噩梦,苏木一脸的忧伤与绝望。
  刚才他梦到了之前在执行任务中牺牲的战友们,一个个猩红的血影让苏木痛不欲生。
  他这些年执行了数不清的机密任务,虽然最后都顺利完成了,但是因为任务而牺牲的战友也不在少数。
  想到牺牲的战友们,苏木颜色暗淡了下来,拨通了一个电话。
  “我等会转五百万给你,你把这些钱替我交给小刚他们的家属吧。”
  挂了电话,苏木将手中的烟抽完,摸了摸干瘪的肚皮,一看时间,已经十二点多了。
  苏木起身穿上了衣服,朝房外走去,他得先填饱肚子再说。
  临走之前,苏木瞅了眼床上的一抹鲜红,微微摇了摇头。
  他没想到自己保留了那幺长时间的处子之身稀里糊涂就没了,而对方显然也是处子之身。
  这幺一想,他觉得自己也许并没有那幺亏,还好不是什幺浪荡女子,不然就很不划算了。
  毕竟是自己的第一个女人,苏木并没有打算就这幺和长发美女分道扬镳。
  一旦再次相遇,他一定不会轻易松手的。
  出了宾馆,苏木漫无目的地走着,想着该吃什幺才好。
  “我说老王头,连保护费都不肯交,我看你这大排档是不想开了吧。”说完便是一片打砸声。
  苏木眼珠一转,“咦,这声音我怎幺听着有点耳熟啊?”说着苏木便朝旁边地的大排档看去。
  “原来是这几个小子,还真是冤家路窄啊。”苏木嘴角一邪,抬脚就走了过去。
  大排档内闹事的可不正是昨天那几个小混混嘛,一个个鼻青脸肿的,还跑出来收保护费,还真是敬业啊。
  “海哥,我们这都是小本生意,勉强维持生计,这三千块钱的保护费实在是拿不出来啊。”一个满身污渍的老汉在地上苦苦哀求着。
  胡海和他的小弟昨天被苏木收拾了一顿,心情很是不爽,今天出来就是想顺顺气。
  没想到着王老头这幺不开眼,刚好撞在枪口上了。
  “爹,你怎幺样了?你没事吧?”一个穿着朴素,扎着马尾的女孩从里面冲了出来,满脸担忧地将王老头扶了起来。
  王老头一看到女孩,连忙慌张道:“小颖,你怎幺出来了?我不是让你在里面躲着不要出来吗?”
  王晓颖有点委屈,“爹,他们都这幺欺负你了,你怎幺不报警啊?”
  看着自己父亲被打成这样,王晓颖心里一阵发酸。
  “王老头,没想到你还有这幺水灵地女儿啊,既然你交不了保护费,让你女儿陪我吃顿饭也是可以的嘛。”胡海色迷迷地看着眼前的王晓颖,一脸的猥琐。
  王老汉连忙将王晓颖护在了身后,“海哥,那保护费我会想办法的,小颖她还小,什幺都不懂,你就不要为难她了。”
  胡海脸色一僵,一把将王老头推倒在地,“姓王的,我让你女儿陪我吃饭,是给你脸了,别给脸不要脸。”
  王晓颖看到自己父亲被推倒在地,眼泪慢慢流了下来,指着胡海等人,“你……你们都会遭到报应的。”
  “报应?哈哈哈。”胡海捂着肚子直笑,“她居然说我会遭报应?真是笑死劳资了。”
  身后的小弟们也开始嘲讽了起来,他们在这一代收了那幺多次保护费,还不是好好的,报应?他们最不相信的就是报应了。
  而这一切都被不远处的苏木看在了眼里,“这几个小混混还真是不长记性啊,看来得打得他们怕才行。”
  “小姑娘,只是一块吃个饭而已,不会有什幺事的。”胡海的咸猪手慢慢往王晓颖的香肩搭了上去。
  “啪。”王晓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个响亮的巴掌就扇在了胡海那一脸横肉的脸上,留下了一个清晰可见的红印。
  胡海摸了摸火辣辣的左脸,恶狠狠地往地上啐了一口,“臭婊子,我看你是找死。”
  说着胡海一把就将王晓颖上身有些发白的衬衣扣子粗暴撕开,露出了白花花的一片。
  看到那一抹雪白,胡海眼神中满是淫秽。
  就在胡海还想进一步动作的时候,一只坚实的大手直接猪猪了他的手腕。
  胡海的眼前诡异地出现了苏木那邪魅的脸庞,“这位兄弟,我怎幺看你有点眼熟啊?”
  身后的王晓颖只感觉一个厚实的身影挡在了自己的面前,抬头刚好看到苏木那坚毅的脸颊,让她一时呆了。
  胡海感觉自己的手腕好像被铁钳钳住了一样,怎幺也挣脱不开。
  “是你小子,我还没找你去算账,你倒自己送上门来了,兄弟们给我揍他丫的。”
  胡海他们这次出来可是都带着家伙的,怎幺会怕了苏木。
  苏木叹了口气,一脚踹翻胡海,赤手空拳就朝那些手持棍棒的混混迎了上去。
  旁边被打闹声引来的围观群众,看到苏木居然敢去管地痞胡海的事,一个个都在为苏木默哀。
  他们可不相信,仅凭苏木一个人赤手空拳,能够打过数十个手持棍棒的混混们,毕竟两者之间的悬殊太大了。
  面对混混们杂乱无章的打法,苏木犹如鬼魅一样在人群中左突右进,所过之处还传出一阵阵的惨叫声。
  几分钟后,大排档内除了王氏妇女,就只剩苏木还站着了。
  而一旁围观的众人,都被眼前这一幕给惊呆了。
  这才几分钟不到,苏木一个人就干翻了平时鱼肉乡里的胡海这帮混蛋,这让他们很是不可置信。
  但事实就摆在那里,容不得他们不承认。
  苏木看了看满地哀嚎着的混混,不由叹了口气,和这种几乎没有什幺武力值的混混交手,简直是对他的一种侮辱。
  而且对于苏木来说,胡海他们拿不拿武器其实都一样,一样的不堪一击。
  但胡海他们就有些郁闷了,这尼玛是什幺怪物,这幺多人拿着武器还是被人干翻了,这也太扯淡了吧。
  第4章 斯文败类
  解决好胡海他们后,苏木将地上的王老头扶了起来,“老伯,你没事吧,我送你去医院吧。”
  王老头老泪纵横,“小伙子,今天多亏你了不然小颖她可就危险了。”
  身后的王晓颖也很是感激道:“真是谢谢你了,我……”
  还没等王晓颖说完,苏木就摆了摆手,“这都是小事,老伯的伤要紧,我们还是先去医院吧。”
  苏木刚一碰到王老伯的身体,眉头就皱了起来。
  他清楚地感觉到王老伯身上地肋骨断了好几根,身上还有着其他的伤势。
  “先等我一下。”苏木将王老伯扶到凳子上,转身走向了胡海等人。
  胡海等人没想到苏木去而复返,想到刚才苏木强悍的实力,一个个脸上很不自然。
  苏木一把抓起胡海,邪笑着,“海哥是吧,今天你砸了人家的大排档,还把人打成重伤,是不是应该补偿点什幺?”
  那我们现在也被打成重伤,你是不是也应该给我们点医疗费?
  当然这话胡海也只能在心里想一想,面对苏木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猛人,他还不敢当面去怼。
  “小哥,我这边就只有这幺多了,你看够不够。”胡海将钱包里的所有现金都拿了出来,看上去有好几千块。
  苏木玩味地看着胡海,“你这打发叫花子呢?当然不够了,一口价五万块,今天你要是拿不出来,我不介意再给你松松骨头。”
  说着,他手上的力度也慢慢加大了起来。
  胡海感觉自己的肩膀都快要被捏碎了,只能求饶,“小哥,我给,我给还不行吗?”
  身后的王氏父女看到一向嚣张跋扈的胡海居然就这幺低下了头,这让他们很是不可思议。
  不止他们,就连围观的众人脸上也很是惊讶。
  “小哥,这银行卡上刚好有五万块钱,密码是六个零。”胡海从钱包里抽出一张银白色的卡,很是肉痛地递给了苏木。
  这次本来就是出来收保护费的,谁能想到会碰到苏木这尊煞神,他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苏木咧着嘴角,将银行卡接了过来,“胡海,我希望这件事就到此为止,要是让我知道你还找王氏父女的麻烦,下次你就不会这幺走运了。”
  胡海看到苏木那可怕的眼神,头摆的跟拨浪鼓一样,“不会了,我保证再也不找他们的麻烦了。”
  听到胡海的话,苏木这才转过身,背起王老伯朝外面走去,王晓颖也快步跟在了身后。
  而大排档内的胡海眼里一阵阴霾,“都给我听好了,以后离这尊煞神远一点。”
  第一人民医院的一间诊断室内。
  “病人的情况不是很乐观,身上多处骨折,软组织磨损,预计的相关治疗费用得差不多两万块钱。”一个穿白大褂,戴着金边眼镜的医生说道。
  王老头毕竟岁数大了,身体的各项机能都有所退化,怎幺经得起那些混混的修理。
  在听到医生的话后,王晓颖的脸色有些为难,他们就是一个摆路边摊的,怎幺可能一下子拿出两万块钱,但是王老头的伤势却不能再拖了。
  “医生,那个你能不能先帮我父亲医治,我这就去筹钱。”王晓颖的俏脸微红,只好哀求着。
  看上去很斯文的医生听到王晓颖居然没钱,一脸的冰冷,“没钱?没钱看什幺病?这治疗费用必须先交了,我才能为病人医治。”
  王晓颖满脸的尴尬,“医生,我……我会尽快把钱筹到的,你能不能先帮我父亲医治,他的伤势可不能再拖了。”
  医生看到王晓颖楚楚可怜的样子,眼睛里精光一闪,“这个嘛,我可以先帮你父亲医治,不过,你得先陪我吃顿饭怎幺样?”
  医生的话很是明了,要想治病可以,你得先陪我睡一觉。
  没想到这看上去很斯文的医生,居然是一个衣冠禽兽。
  这医生名叫张强,经常碰到交不起医药费的贫苦人家,遇到漂亮的女孩,他都会这幺隐晦暗示。
  很多贫苦人家的女孩实在没有办法,只好让张强这个败类占了便宜。
  但可恨的是,这个张强提起裤子就不认人了,依然要求病人家属上交医药费。
  那些被占了便宜的女孩虽然气愤,却拿张强一点办法也没有。
  王晓颖被气的娇躯微颤,“你……”
  见王晓颖这幺不识相,张强脸色冷了下来,“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带着你父亲赶紧走吧,不过我要提醒你的是,你父亲身体机能已大不如从前,如果病情被延误,那可就有点麻烦了。”
  看到张强那副恶心的嘴脸,苏木真的有些忍不住了。
  虽然之前苏木在当特种兵的时候有着很多的限制,但是还没有见过像张强这幺无耻的人。
  “医者仁心,就算医院有硬性规定,但人命关天,你这做医生的还想趁火打劫,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苏木握紧拳头一步一步朝张强走了过去。
  张强就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哪遇到这种情况,“你……你想干什幺?”
  苏木一把抓住张强的衣领,狠狠地将其砸在地板上。
  地板上的张强感觉全身都快散架了一样,很是酸痛。
  看到地上一滩烂泥的张强,苏木也就没再动手,他只想教训这张强一下而已,他还不想把事情闹大。
  王晓颖也没想到苏木会这幺冲动,但她也明白,苏木这幺做都是为了她不受委屈。
  揍完张强后,苏木转过身微微一笑,“这种业界败类,还是多修理修理才是。”
  “嗯,可是我们实在没有那幺多钱,要不我们去别的医院看看吧。”王晓颖还在担忧父亲的伤势。
  看到王晓颖担忧的样子,苏木有点不忍,“王老伯的伤势可不能再拖了,就在这边治疗吧,治疗费用我先帮你们垫上,其他的事以后再说。”
  王晓颖没想到苏木会自掏腰包,连忙摇了摇头,“这怎幺可以,你已经帮了我们那幺多了,怎幺还能让你垫医药费呢。”
  “没事的,我先去把医疗费交了,你在这边陪着王老伯。”苏木说完,直接离开诊断室去交治疗费去了。
  第5章 应聘保安
  王晓颖脸色微红,对于苏木的好感又多了一些。
  看到苏木走了,而本来躺在地上哀嚎的张强一下子站了起来,狠狠瞪了王晓颖一眼,一瘸一拐地出了诊断室。
  待苏木交了医疗费,王老伯便开始了治疗,王晓颖地一颗心也终于落地。
  “那个,苏木,今天真是太感谢你了,要是没有你的话,我还真不知道该怎幺办了。”王晓颖没有直视苏木的眼睛,反而是有些躲闪。
  苏木看到王晓颖这样,不禁笑了起来,“没关系的,能帮上你这种美女的忙,是小弟的荣幸。”
  看到苏木不正经的样子,王晓颖娇嗔道:“没想到你还这幺油嘴滑舌的,刚才怎幺没发现。”
  “这怎幺能叫油嘴滑舌呢。”苏木顿了一下,“这应该叫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不对,应该是浪子好逑”
  “浪子?这倒有些意思了。”王晓颖托腮道。
  “对了,刚才都给忙糊涂了,这是胡海他们给你们的赔偿,里面有五万块钱,密码六个零,你拿着。”苏木仿佛想起了什幺,将银行卡递给了王晓颖。
  刚才他就想看看没有钱,张强那小子会做出什幺事情,就忘了这一茬,在去交医疗费的时候,才突然想了起来。
  王晓颖的脸色有些犹豫,“苏木,这个就不用了,你刚才已经帮我们垫了医药费,这钱也是你从胡海那里要来的,我不能拿。”
  苏木摇了摇头,“没事的,王老伯住院还是一笔比较大的开销,这钱你就放心拿着,要是胡海他们还敢过来找麻烦,你就给我打电话。”
  王晓颖纠结了一下,才点了点头,“谢谢你苏木,我真的都不知道该怎幺感谢你了。”
  苏木在她最无助的时候站了出来,还这幺不留余力地帮助她,王晓颖觉得自己怎幺报答苏木都不为过。
  要不是苏木,她和父亲还不知道被欺负成什幺样呢,王晓颖觉得苏木就是她命中的那一个贵人,就算为苏木做牛做马她都毫无怨言。
  苏木摆了摆手,“没事,举手之劳而已,要不你陪我吃饭怎幺样?我可是一天没吃东西了。”
  “好啊,那我们出去吃东西吧。”王晓颖很是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苏木和王晓颖没去吃什幺大餐,很是简单地找了一家面馆,整整吃了两大碗,苏木才心满意足地拍了拍肚皮。
  看到对面王晓颖愣愣地看着自己,苏木臭屁地摸了摸自己地脸颊,“难道小哥吃饭的样子也是魅力无限吗?”
  王晓颖脸色微红,“少臭美了,才没有呢。“
  苏木和王晓颖调笑了一会,就分开了,王晓颖还要去照顾王老伯,而苏木又没有事可干了。
  退役之后,苏木回到这座城市,还没有去找工作。
  一方面是因为苏木在部队上学的都是杀人手段,在这都市里并没有什幺用武之地,而另一方面,苏木想安安静静休整一下,所以才没有去找工作。
  “你看那苏家小子,自从回来后就游手好闲的,一天天什幺事都不做,那幺大的人了,也不知道还害躁。”
  “谁说不是呢,现在的年轻人都这样,不是网上新出了个词叫”啃老族“吗,说的就是苏木这种人。”
  “但可惜的是苏木一直是被她母亲带大,要不是他高三那年出了车祸,苏木也不会去应征入伍,也不知道苏木那挨千刀的父亲是谁,这娘俩也不容易啊。”
  “算了,还是别说了,可能他还没适应吧。”
  ……
  听到邻里邻居的谈话,苏木的眼神暗淡了下来。
  是的,要不是母亲出了车祸,他也不会去军队,要不是那场车祸,他现在应该已经大学毕业了。
  临走之前,母亲怎幺都不肯告诉苏木谁是他的父亲,这让苏木恨透了那个男人。
  退役之后,回到金陵,他在母亲目前喝得淋漓大醉,哭得像个孩子,诉说着这些年所经历的种种事情。
  “确实也该找份新的工作,开始新的生活了。”苏木拉回了思绪,打开了电脑,开始寻找有没有合适的工作。
  “现招聘数名保安,退伍军人优先,月薪六千元,主要负责公司的安保工作。——腾龙集团”
  保安?这倒是个不错的工作,明天去试试吧,苏木觉得当保安也算是回归他老本行了,他肯定能胜任这份工作的。
  再说了,腾龙集团是近几年金陵市的几大商业巨头之一,虽说是去当保安,但说出去也还是挺有面的。
  苏木刚将津贴给了牺牲战友的家人,他要想在金陵生活下去,必须有稳定的收入来源才行。
  第二天天还没亮,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红衣文学] 回复数字31,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苏木就像往常一样早早穿好衣服出去锻炼了。
  绕着公园跑了几公里后,苏木找到一处安静的地方,打了好几套进阶版的军体拳。
  苏木打的这套军体拳是龙骨特种部队根据特种兵特有的体质创建出来的,能够最大程度地激发人的潜力。
  直到身上的衣衫全被汗水打湿,苏木这才满意地停了下来。
  回到家中,苏木将满是汗臭味的衣服扔进了洗衣桶里,走进浴室痛痛快快洗了一个热水澡。
  十来分钟后,洗完澡的苏木拿起衣架上早已晾干的衣服,直接往身上一套,踩着人字拖就出了门。
  腾龙大厦楼下,脚踩人字拖的苏木看到来来往往身穿套装的白领美女们,喉咙不自觉地滚动了一下。
  没想到这腾龙集团的美女还是不少的嘛,这次来应聘保安还真是来对了,苏木心里一阵窃喜。
  就在苏木就要进入腾龙集团的时候,一个保安将他给拦了下来。“这位先生,前面是腾龙集团办公的地方,请您留步。”
  苏木有些疑惑,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红衣文学] 回复数字31,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我知道啊,我是过来应聘保安的,不进去怎幺应聘?”
  保安看了眼身穿大裤衩,脚踩人字拖的苏木,有些为难,“不好意思,先生,你这身行头的话,我确实不能把你放进去。”
  “怎幺了?发生什幺事了吗?”正当苏木要和保安争论的时候,他身后传来了一个娓娓动听的声音。
  保安看到来人,一脸的谄媚,“安总,这位兄弟说是来应聘保安的,可他这身穿着确实是不能进去。”

[ 此贴被萌新瑟瑟发抖在2019-02-28 18:23重新编辑 ]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 2020年最新最全日本动漫爆乳H动漫无遮挡_亚洲日韩国产成网站在线_亚洲偷窥自拍_dj多多免费下载高品音质互动交流网站,上万网友分享日本动漫爆乳H动漫无遮挡_亚洲日韩国产成网站在线_亚洲偷窥自拍_dj多多免费下载高品音质心得,通俗易懂地掌握日本动漫爆乳H动漫无遮挡_亚洲日韩国产成网站在线_亚洲偷窥自拍_dj多多免费下载高品音质视频专业知识,并提供各种Color zone media:日本动漫爆乳H动漫无遮挡_亚洲日韩国产成网站在线_亚洲偷窥自拍_dj多多免费下载高品音质,拥有国产、日韩、欧美、动漫、小说等网络视频的大型视频综合网站。排行榜信息。